客户J自己递交工签被拒,成了移民局S61下的“黑户”。随时有被遣送回国的风险的她还能成功移民吗?

客户J,来自意大利。两年前自己申请工签结果不幸被拒,拒签的同时手上再无有效签证,于是客户J成了移民局S61下的“黑户”,随时有被遣送回国的风险,并且无法再递交任何类别的签证申请,客户J的生活自此陷入了困境。

通过朋友介绍找到IEF,经过我们跟客人的沟通与了解,决定为其向移民局递交S61特许请求。一般情况下,对于s61下的黑户们,移民局有权不考虑并直接拒绝请求。IEF迎难而上,为客户J极力争取,准备了充分的材料,向移民官证明了客户J留在新西兰的理由,最终帮助客户J获得了特许并为其重新递交了工签申请。这一次,客户J顺利的拿到了有效签证,成功的从 “黑转白” 合法的留在了新西兰,消除了她对递交签证申请的担忧,一扫被拒签的阴霾。

在此之后,IEF继续为客人J服务,并根据她的实际情况为她规划了一条移民之路。两年后的近日,IEF顺利的帮助客户J拿到了新西兰绿卡!

IEF用实力证明被拒签的历史并没有影响到她移民的成功!

成功案例4

客户M 一开始递交了技术移民申请,却因其前服务中介不负责任和错误的指引而导致了移民局很快下达了”Potentially Prejudicial Information letter” PPI)初审不合格通知书。怎么办呢?

客户M本身条件很优秀,是外人眼中很容易通过的一次移民申请,没想到却要经历几番波折险些放弃,直到找到IEF才成功办理。客户M一开始递交了技术移民申请,却因其前服务中介不负责任和错误的指引而导致了移民局很快下达了”Potentially Prejudicial Information letter”初审不合格通知书,随后其前中介的不上心地跟进态度也让M心灰意冷,于是自己递交了工签却再次碰壁。无奈之下,客户M才不得不选择依靠自己的配偶来重新递交移民申请。可不料,移民局始终不肯相信他们所提交的证明材料的真实性,先后派去多位不同的签证官进行电话调查和家访,结果还是不尽人意,再次向M下达了PPI letter,后来M找到本地知名律师所,做了巨大努力向移民局解释情况可依旧无法改变移民局的决定。随后M尝试求助其他多家知名中介却无人敢接这么高难度的案子,当下其内心的失落与绝望可想而知,最后在朋友的推荐下找到了IEF。在与客户M深入探讨后,我们认为移民局只看到表面信息并对M产生了错误看法才导致拒签,于是决定重新为其准备更有说服力的材料。但因案子本身的难度之高以及涉及人员之复杂,导致我们的调查收证的过程极其艰辛和漫长。客户M将我们尽职尽责的工作看在眼里,再次燃起了心中的希望,一直信任并与我们并肩作战。IEF团队的整体专业素养和多年来在移民局内部攒下的名望,使我们的介入让移民局开始重视这个案子,并根据所提交的补充材料重新考量。在此过程中,IEF针对签证官所提出的每一个质疑点都进行了及时并详细的解释,找出了之前审核时签证官忽略的蛛丝马迹,帮助他们重新梳理并看清客户M的情况本质,打消了他们一开始对M的误解。终于,在不久前客户M收到了期盼已久且得来不易的的移民申请批准书。

成功案例3

客户L配偶的移民担保资格被判无效,能否通过向Immigration & Protection Tribunal新西兰移民与保护仲裁庭上诉之后扭转结局?

客户L两年前找到IEF求助配偶移民申请,但因其配偶被移民局判定为五年内无担保资格而遭到拒签。在了解客户详细情况后,我们认为移民局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开始全力就移民局的误判搜集证据素材,并代表客户向Immigration & Protection Tribunal新西兰移民与保护仲裁庭提出上诉。整个申请过程历时两年,在此期间IEF全程跟移民局多个部门打交道,为客户L发声并向移民局申请了工签作为过渡,保障L能够合法的留在新西兰境内等待移民审核。凭借着IEF团队充分的准备和为客户据理力争的服务态度,不仅给了客户L和我们一起坚持下去的信心,也让仲裁庭最终判决移民局的决定错误需要重新审核。IEF用自己的专业和实力替客户L成功地赢得了诉讼,将其他人眼中的不可能变为可能,并为客户向移民局争取到了公平,从而让签证官改变了决定,最终批准移民。

成功案例2

8年前,听说有个国家叫新西兰,那时它的奶粉蜜糖还没有出名,只听说那儿盛产蓝天白云,绿水碧泉。 有一天,长辈问我“要不要去那儿看看。” “好啊。”两个月后,我左手右手各拉着一个大行李箱,背上挂着一个背囊,独自一人出现在奥克兰机场国际到达厅。

初到新西兰:顺利适应

在新西兰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Mandy,我当时的监护人,现在的移民中介。虽然在国内的时候已经在寄宿学校住了好几年,基本的生活技能早已熟悉。但那时的我对开银行账号,在外租房子等等社会生存技能还没有什么概念。 幸运的是有Mandy早已帮我安排好了住宿家庭,也亲自带我去银行开了我人生当中第一个自己开的账号。因为担心我不会使用ATM取钱,细心的Mandy还为我准备了ATM的使用指南,中英文各一份。有Mandy在背后支持,适应新西兰的生活就变得很简单。

入读女子高校:文化冲突

我入读的是一家女子私立高中,听外人云云,这学校的主旨是要把女生培养成一个“淑女”。引用国内旧时的指标,淑女的形象是听话乖巧,谈吐温婉,笑的时候脉脉低头,右手呈兰花状,轻掩朱唇。。。 错了错了,这是我到新西兰之后,遇到的第一个文化冲突。 新西兰意义上的淑女,更接近中国古代花木兰的形象,独立而有主见,敢于挑战局限与权威。 当我还拘泥地把双手端正地放在课桌上,默默地听老师授课时,隔壁的洋人女孩突然举手说“老师,我不赞成你的观点。”那时我too young too naïve,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但老师好像见惯不怪的,和女孩辩论了起来。 后来越来越多学生加入了讨论,课室里变得沸沸扬扬。

新西兰高中的作业量太“少”,学业太“松”,这是我遇到的第二个文化冲突。 每天的作业不到半小时就能做完。 轻松? 只是表象。在这种宽松的学习氛围中,老师因材施教,培养学生兴趣,挖掘每个人的天赋。 布置的作业,只是一种指引,教导学生如果想深入这个学科,可以从这些作业里找到基本方向。学校根本的教育主旨是,根据个人兴趣,善用这种作业的引导,课后自发性地去研究更深一层的知识。如果把学生比喻成动物, 有些人是鱼,然而另外一些人会是猴子,马,兔子等等。老师就是通过这种教育模式,去让鱼知道游泳是自己的长处,让猴子学会如何地爬得更高,而不是强迫鱼儿学会爬树。 这个学姐每天课后坚持参加了新西兰国家某队的培训,那个学姐在课余时间已经自学了下一学年的功课。这都得益于新西兰“松”的教育模式。除此以外,这里的生活不仅仅只有学习,还有各种运动活动,社团,兴趣小组等等。 从这样看来,其实新西兰的教育就好像一条橡皮筋,不懂的人觉得它很“松”,擅用它的人才会意识到,用橡皮筋紧紧地绑起人生的各种梦。

适应了各种来自生活和教育的差异后,我也过得顺风顺水的,考上了奥大。

社会初涉水:读书实习两不误

大学读的是理科专业,没有固定的课本,只有教授自制的简单讲义。但教授讲课如抽丝剥茧,由浅入深,稍有分神就会跟不上。通常一节课下来,讲义上都会写满笔记。 幸好在高中的时候,已经为语言打下了结实的基础,也习惯了外国的教育模式,所以考试成绩比大部分洋人都好,也在学校里认识了一些至今依旧非常亲近的朋友。象牙塔里的时光虽然快乐,但同时也夹杂着焦虑。 俗语说“毕业,等于失业”。如果等到毕业后再开始接触社会,那未免太迟了。 我向Mandy诉说了自己的焦虑,Mandy也肯定了我的想法 “在新西兰找与专业对应的工作,很注重工作经验,仅仅有成绩是不足够的。从大二大三开始找兼职实习, 对将来就业一定有用。” 功课虽繁忙,但为了自己的前途,我咬咬牙关,找了一份化验公司的兼职。白天上课,写论文,晚上在公司的实验室里忙乎。工作了几个月后,又顺其自然地找到了与专业完全相符的实习,开始了学习实习两不误的不归路,缓缓地出了象牙塔。如今回忆起来,真的感谢自己在对的时间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如果当初没有推自己去努力一把,而是快活不知时日过地虚度光阴,如今的处境就会不一样了吧。

上岸:另一个开始

毕业后,因为有工作经验,也有适合的工作, 顺其自然便申请到了绿卡,俗称“上岸”。有人觉得“上岸”是一个happy ending,完美结局,但其实它只是一件事情的结束,另外一种生活的开始。岸上除了风花雪月,还会有泥泞的路,险峻的高山。

最后感谢IEF这8年来的支持与陪伴。

经典案例(1):来自客人的亲笔信